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我要成為社造新生代 — 專訪綠合農場 邱照明

  • 發布單位:設備網路科
  • 資料提供單位:資訊科技局

農業與人民的生活、生產、文化及生態環境息息相關,是人類社會賴以存續的根本。但隨著時代的變遷,老一輩的農民日漸凋零,年輕人也離開農村到城市討生活,時間一久,人口嚴重流失的農村,其原本運作的社會機能逐漸瓦解,開始給人「生活環境不好」的負面印象。對於年輕人來說,留鄉、回鄉或進鄉從農,對農業抱有熱情固然重要,但因更多時候要面對「生計」的問題,於是產生在理想與現實之間高度折衝平衡的挑戰。

進鄉從農,以在地老農為師


2015年選擇進鄉從農的邱照明-阿明,是在都會區長大的台北人,起初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出社會後選擇當個上班族,充滿幹勁的他很快在房仲業經營得有聲有色。不料後續遇到不動產走下坡,又逢母親身體抱恙,阿明毅然放棄房仲業務的高薪,回家照護母親,同時也開始思考,人生的下半場該如何讓自己過得更快樂自在。

一心想遠離都市喧囂的阿明,意外接觸到田裡的工作,發現雙腳踏在土壤裡的快樂,於是開始在台灣各地尋找適合耕作的場域,最後選擇停留在桃園大溪的康莊休閒農業區。康莊聚落位在大漢溪東岸,這裡的農友們共同推廣友善環境耕作,致力保育當地生態,以發展永續農業為目標。阿明被這樣的精神深深吸引,選擇落腳在此,在完全不了解農業的情況下,憑著一股衝勁,租了一塊田、一間豬寮,開始他的從農生活。

然而當時田地的租金都付了,該怎麼開始卻毫無頭緒。於是阿明轉念一想,便把出租田地的老農阿土伯當成教練,請阿土伯教他種田,阿明笑說當時阿土伯對於他的「無知」目瞪口呆。因為對於農事的不熟悉,剛開始並不如預期順遂,而鬧了許多笑話,像是開著農用車掉進田溝裡,卡在溝裡動彈不得,但樂觀的他對於這難得的體驗只有一個念頭:「趕快下來拍照」。到後來,或許是被青年從農的執著所感動,從操作農機具到耕種的各項技術心法,阿土伯一步步的教導著阿明。就這樣,年輕的他為農村帶來了活力,年邁的老農將經驗傳承給新世代,在新舊世代的交接中,阿明正式踏入進鄉從農之路。

危機就是轉機,看見農村環境的價值

留鄉、回鄉或進鄉從農的年輕人,往往把農村生活想得很浪漫,卻沒有想到人力、資本與天候等各種不可預期的挑戰,有時滿心的熱忱,換來的卻是天公伯無情的捉弄與考驗。

「沒有土地、沒有技術、沒有資源,身為農村的三無人才,就是99%會被淘汰的那群人」。在完全沒有農業背景的情況下,儘管阿明付出了大把時間學習,卻無法預料自然氣候的變化,在從農初期就曾碰上,即將收成的作物被蟲兒無情地啃食,還有連續的乾旱,導致辛苦耕種的作物無法收成,而積蓄也在不斷地流失。因此很多青農在起初的兩三年,發現從農並不如想像中容易,便會轉身離開。

就在阿明處於長期作物失敗率高及收入不穩定的茫然階段,因朋友帶著孩子突然的造訪,阿明帶著他們到田裡玩耍、抓蟲,意外發現在農村看來不起眼的體驗,對都市的孩子而言卻是趟難以忘懷的經驗。站在實現夢想與維持生計岔路口的阿明,決定轉個念頭,結合康莊聚落豐富的在地生態與友善耕作,舉辦農遊體驗,讓民眾透過體驗認識農村與大自然,而他也希望農遊體驗不僅是項增加收入的活動,更可以推廣環境友善及有機種植的理念,同時創造活化農村的新機會。

當地方特色被看見,開創動人新篇章

伴隨著響亮的童玩麥芽鼓和元氣十足的招呼聲,大家的興致都隨之搖擺,盎然地跟著阿明的腳步往田裡走去,沿途中利用隨手可得的動植物與孩子互動,像是摘下咸豐草的瘦果互丟互黏,並在遊戲中分享咸豐草能止癢的知識。農遊體驗藉由豐富的在地生態與故事襯托,讓參與的民眾更貼近農村最真實的自然環境與在地人文,因此阿明認為從農的工作,不應只是停留在作物的生產,更可以透過社區營造的方式,串連志同道合的農友們一起梳理地方脈絡,善用在地資源。

在梳理脈絡的過程中,透過居民參與議題的討論,慢慢凝聚地方共識。從共識中提出社區的發展目標,當目標越來越明確,將有機會轉譯成地方特色,間接塑造出地方品牌,而地方有了特色,自然就會被看見,進而增加地方產業的附加價值。當推動社造運動、生態保育及永續發展,不再只是政府機關的責任,而是集結地方的力量滾動更多在地居民和企業參與,透過挖掘活化在地價值和資源,讓地方特色轉化為產業經濟,如此一來將能兼顧發展地方願景與維持個人生計,實踐地方永續經營,吸引更多青年回流,啟動好的循環。阿明期望這股力量能成為在地行動的驅力,創造地方更美麗動人的新篇章。